英文   |   中文

拥有整本圣经的漫长旅途

一位肯尼亚朋友 著

  试想,整本圣经里只有新约是已翻译成我们自己的语言,奈何却是另一个村庄的方言。又试想,你坐在教堂里听牧师宣讲着诗篇。他打开圣经后用印尼语宣读,之后再当场翻译去你熟悉的语言。期间在一些诗句上他却有所迟疑,犹豫要用什么词汇,但他还是尽力解释当中的信息。

  对砂拉越的肯尼亚巴登人来说,他们没必要去想象这些,因为这是他们的真实情况。你可能觉得这不是个问题,因为这群人懂得国文或印尼文,甚至有一些是通晓英文,他们大可以阅读这些语文的圣经。那么,就让我带你去一趟肯尼亚族村庄,参加他们的教会崇拜,崇拜后一起跟他们相处,跟妇女们一起在厨房做饭、或是跟村民们聊关于耕种、听妈妈们吩咐孩子们帮忙拿东西…… 你会发现他们用的都是肯尼亚语。

  如今肯尼亚的新约圣经已停印,很难再买到了……

历史的点滴

  一名澳洲传教士 —— Pendita Tagang ( 原名为 Ray Cunningham ) 在 1970 年代翻译了肯尼亚的新约圣经。

  九十年代,几位肯尼亚牧师决定翻译旧约,因而建立了一个委员会。委员们把旧约书卷分配给牧师们翻译,同时也给了他们纸张、铅笔和蜡烛,因为他们多数都在砂拉越内陆没有电流供应的地区牧会。之后他们回到自己的村庄。然而,委员会并没有收到任何的译本,原因是有些牧师可能完成了翻译,却没有机会回城交给他们。有一些可能因为天气或丛林的缘故而丢失了译本。也有一些负责翻译难度高的书卷不知道如何着手翻译。其中一位牧师 —— Uchat 牧师,被分配翻译一卷书后意识到自己其实是不知道怎么翻译。数年后,他受邀成为肯尼亚语的旧约翻译员,也正因如此,往后的十多年 Uchat 牧师成为了唯一的翻译员。虽然过后 Egau 牧师加入了他的翻译队,但最终这项翻译还是在 2019 年停止了。后来,Uchat 牧师加入了马来西亚威克理夫。与此同时,美里的婆罗洲基督教会东姑花园肯尼亚堂也和马来西亚威克理夫成为伙伴,一起重启该项目以完成剩余的 21 卷书。其实,婆罗洲基督教会东姑花园肯尼亚堂可说是因为该翻译事工而建立的。一开始只有几位肯尼亚人于每逢周日聚在翻译办公室一起敬拜,后来逐渐发展成为一间拥有自己建筑物的教堂。教会支付办公室的租金、水电费和互联网费用,如今则负责管理这个项目。

翻译事工仍在持续

  2021 年7月1日,该团队再次重新投入事工。当时 Uchat 牧师居家工作。成合 (马来西亚威克理夫的成员)无法前往砂拉越与他共事,所以他们每天通电2至3个小时审核《以赛亚书》,讨论关于关键术语、概念、解经甚至讨论格式。他们一节一节地审核,直到完成所有的 66 章或 1,292 节。在《以赛亚书》的审核过程中 ,神回应了我们的祷告,Cikgu Neilson 加入了该团队。后来在9月份,来自印尼的一名顾问透过 Zoom 进行《以赛亚书》的顾问审核。

  首次审核后,团队与另一位顾问 Nell 一起审核了《历代志下》。这也是透过 Zoom 完成的。从明年开始,该团队计划每年与顾问进行至少4次审核。

肯尼亚族人阅读肯尼亚文圣经

  由于肯尼亚族村庄分布在乌鲁巴兰地区,主要路线都是河流和伐木道路,要联系村民并不容易。在疫情前,每当翻译团队前往内陆的村庄进行顾问审核时,他们都会借此机会与教会分享翻译进度,同时收集人们对翻译提出的意见和反馈。此外因为交通不便的缘故,要把译好的圣经分发给村民们并不容易。

  然而,每当翻译团队进入村庄时,那里的人会轮流帮忙检查翻译,这意味着他们会读到肯尼亚语的部分旧约。团队经常听到以下的几番话:

“哦,我从来不知道到这就是故事的真正意义。”

“我一生中从来没有读过这么多圣经。”

“这很像圣经研读,我对上帝有了更深的认识 。”

“你什么时候再来?希望你能安排我们在你的行程里。”

  团员们经常受邀在教会主日崇拜中讲道。有一次,在一名团员传讲译好的《列王纪上》后,另一个协助审核的人回应说 : 之前我并不知道其实上帝希望看到领导者诚实。读了《列王纪上》后才明白身为一个领导者应该怎么做、怎么表现。

  在最近一次的审核中,一位牧师表示 : “我之前多次读过国文和印尼文的「赛10:15」,和现在用肯尼亚语阅读相比,其含义清楚得多了!”

  有时候,审核期间的谈话会变得很奇怪。有一次,团员在审核《列王纪下》时论起 “太监” 这词汇。 人们不明白团员翻译的词汇,顾问就解释给团员。在场的所有人,包括牧师,都对一个人可以被阉割的想法感到惊恐。牧师惊呼:“你只可以对动物这样做!不是对人!” 在这之后,每一顿饭的话题就围绕在阉割和太监。但重要的是,团队终于找到了翻译 “太监” 的方法。

  在此之前,协助审核的人往往是按照牧师安排的轮值表来帮忙。但有趣的是,每当他们审核了一、两次后,即使不在轮值表里,他们仍然会来。我们问他们为什么,一名女士回答说: “我从来没有真正理解过圣经。之前我联想不到圣经人物和我的生活有什么直接关系。但读了肯尼亚语圣经后才发现那些人其实也跟我一样。同时我更了解上帝,更了解祂做事的方式和原因。”

  邻村的一名男子说:“阅读旧约不仅困难,而且非常无聊。但是当我们像这样聚在一起用肯尼亚阅读时,一切不但变得非常有趣,而且我们可以学到很多东西。

  审核结束时,人们经常会问:“你什么时候可以翻译完?我们什么时候能拥有整本圣经?”

接近目标 、 接近尾声

  今年之后,该团队仍有 19 卷书需要完成。其实全部都草拟了,剩下的只有审核工作,以确保翻译 (1)准确 :翻译是否符合原意 (2)清晰 :人们是否理解经文并且不会被误导 (3)自然 :听起来像不像日常对话 (4)接受性:肯尼亚人是否会接受其翻译方式

过程当中需要多次重复审核,而这些都需要人帮忙。我们需要一个更大的翻译团队,需要更多双的眼睛和耳朵以确保审核工作得以妥当完成。

  要找一个即会说国语或印尼语,又熟悉旧约翻译工作的顾问并不容易。再加上需要审核的书卷大多属于诗歌或预言类的,可以说是难上加难。赞美上帝,祂带领了 Joseph 牧师、Ibu Yunita、Pak Bob、Ibu Daphne 和 Nell 成为我们今年和明年的顾问。(顾问审核是一系列审核后的最后一关,之后顾问将决定是否可以出版。)

  团队正在朝着目标方向努力,希望能在 2026 年6月 20 日之前完成所有书卷的翻译。祈求上帝兴起工人。请为筹款工作代祷:教会会负责为前线工作筹款,而威克理夫则负责为设备、交通费等筹款。为团队工作顺利并能准确翻译代祷。祈求肯尼亚人能够获得祂的话语,并在祂的话语中成长,与祂同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