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 / 朱锦华

  研究者相信世界上有三分之二的人口是口语学习者[1]。口语学习者未必是文盲,而是他们比较喜欢以透过口语的形式来学习。换句话说,大多数的人在当今世界中,都是透过没有涉及印刷文件的情况下来沟通和学习研究指出,人们透过歌曲、谚语、故事和视觉艺术来学习更为有效。口语传播与口述圣经也因此而介入。简单而言,口语传播是依靠口讲的词作为沟通用途,而非文字。口述圣经则是我们向口语群体传达上帝的话语的媒介和载体;那样,人们不是透过文字去阅读圣经,而是以聆听圣经故事的形式得知上帝的话语。

  上帝的话语可否透过圣经故事传达?当然行!圣经内容大部分的类型都是便于口语群体学习,此事并非巧合。想一想:圣经中所包含的文体,大概有60% 是故事、20%是预言、10%是智慧谚语和诗歌、剩余的10%则是书信。所以上帝若是希望我们透过故事,或和诗与歌的呈现方式来了解大部分的内容,这也不足为奇。

  口述圣经故事是为经文注入生命。当我们全神投入叙述上帝的话语时,细节不仅变得有意义,历史中的人物和事件随即也变得鲜活起来,并与我们的生活息息相关。如此,圣经中的话充满了生命,它们叫我们与故事一同笑、一同哭、愤怒或怜悯、迷惑或厌恶。

  放下一本书稍后再继续阅读并不难。相比之下,由于口传故事需要给予关注并与对象产生互动,所以故事述说时很难在中途停下来,对传讲的故事要保持中立态度也不容易。

(参与者正在编织故事)

故事述说和故事编织两种方法的概括

  我们是一个以当地语言来编织口述圣经故事的团队之一。在我们合作的岁月中,我们学习了用不同方式述说,将圣经故事应用到人们的生活中;每一则故事都有不同的感应力和实用性。

  圣经故事挖宝 ( STS ) 提供了一种以口语的方法来研读圣经。参与者学习如何照着圣经文字的记载来口述圣经的故事,并使用问题来引导一个参与式讨论的方法去研读叙述文。参与式讨论意味着在研读圣经中,每个人都参与分享对故事的观点和想法并一同学习。这也是大多数口传群体中的一个特征。如此一来,小组式的学习可以使得信息内容分享得更完全 。

  故事编织或许不是圣经故事挖宝的重点,然而在进行口语圣经研读中,却不失为一种非常妙的方法。圣经故事挖宝的总原则是 “缓慢而稳定” 该项目鼓励参与者一起研讨圣经故事,把故事支解并提出问题如:「我们可从故事里的人物所说或做的学到什么?」、「所作的抉择是什么—我们可以从中学到什么?」以及「每个选择的结果和后果是什么?」。这里的关键是缓慢进行和发掘至深处。使用圣经故事挖宝的团队相信,只要我们花更长的时间去探讨,就会发掘到圣经里的每一则故事的教训。

(以故事板的形式呈现圣经记载)

  OneStory 项目一般都有一个目标,就是制作一套从创造开始,并以基督结束的圣经故事来介绍基督教信仰的上帝。这首套故事对某个语言群体来说可能是第一次接触到福音。因此,为了避免抵触和误会,团员会特别小心的选一些和听众有密切相关的圣经故事。在故事编织中,有称为 “桥梁与障碍” 的故事。“桥梁” 故事可以是一则为航海者或岛民所编织的 “耶稣平息风暴” 故事。至于 “障碍” 故事的一个现实生活例子,就是耶稣叫彼得跟从他的故事。在这场相遇中,接着打鱼的神迹,彼得俯伏在耶稣基督的脚前,宣称自己是一个有罪的人。一名和尚听完这故事后 , 表示彼得当然是有罪。为什么?因为他杀害了所有那些鱼!

  OneStory 团队通常是由协调者和编织者这两种角色组成。编织者必须是说母语的人,才得以将圣经故事编入。协调者则负责准备资料,让编织者以听经文音频、看图和视频的方式来领受故事内容。然后,编织者会利用这些资料来述说故事。这或许需要多次重复的述说,但最终会编织出一则好的口述圣经故事。协调者也会利用圣经辅助工具,如字典和评论来协助及确保编织者在编织故事前,能正确理解故事的意义。口语圣经故事随后将被测试,如有必要将会修改并进行顾问审核,以确保翻译得准确、清晰和自然。

  OneStory 的好处在于,其过程都有文档把项目的知识库保存起来给后人。倘若要从编织口述圣经故事发展至传统的圣经翻译项目,上述所指的好处便有利于此,因为 OneStory 项目中的文件可以让圣经翻译小组使用。这些将包括关于 “桥梁和障碍” 的背景研究、关键词的决定、词汇选择、故事的录音和其他可使用的资料。

(在主日学中讲故事)

改变的生命

  在过去两年半的时间里,我们的故事编织小组每周都会进行编织和口述圣经故事。期间,我们看到了很大的改变,并听到了由述说故事所带来的难以置信的见证。例如:

  Y 是一名传道人。他加入我们的小组学习讲圣经故事已有数月。他经常探访一位卧床的老太太。在一次的拜访期间,他决定向那位老太太讲述耶稣治愈血漏女人的故事,同时为她祷告听到这故事后,老太太因着她的信心而奇迹般地开始行走了。

  NT 是一名会计师。她从来没有去过圣经学校或接受过任何正式的神学训练,也向来不会主动分享福音。学会讲圣经故事大大鼓励了她分享福音。如今她经常到医院去,向患者讲述关于耶稣的圣经故事。当人们询问她的信仰时,她会以讲述圣经故事来回答他们。

  最后是 AJ 。两年半前,他从未听说过口述圣经。如今他表示,没有其他传福音的工具是比口述圣经更有效。当他讲道或引导圣经学习小组时,几乎都只在讲圣经故事。他也发现每当他讲圣经故事时,人们会更留心的听。现在的他已经非常擅长讲圣经故事。他不仅到处去训练他人,而且还提高人们对口语传播和口述圣经的认识。

(教友正聚在一起聆听圣经故事)

结论

  讲故事与人类本身一样古老。自从上帝创造万物以来,我们的整个历史是通过世代传讲,并且被重述的一个大故事。其实,讲故事几乎是人的首要特性。我们每个人都有故事,也想把它们述说出来。交流和讲故事是我们建立关系的基础。当我们邀请其他人跟随耶稣时,其实我们是在邀请他们与祂建立关系。所以,除了听祂的故事之外,没有其它更好的方法让人们与耶稣联系了。


脚注:

[1] Lausanne Occasional Paper (LOP) No.54 “Making Disciples of Oral Learners”. Issues Group No.25, 2004 Pg.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