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文   |   中文

口述圣经故事的起源

朝阳群组

文 / 黄宝钻

  我记得有一句俗语说:「改变是从你走出舒适区之后才开始的。」在过去几十年,马来西亚威克理夫征召并差派许多宣教士到世界各地进行圣经翻译和相关的事工。在最近几年,国内对圣经翻译的需要促使马来西亚威克理夫的领袖们踏出信心的脚步,采取更多的行动。除了差派宣教士到国外,马来西亚威克理夫也决定在自己的国土参与圣经翻译的工作。这需要很大的勇气走出舒适区来面对这些改变,但是我们愿意接受这挑战。《朝阳群组》就这样诞生了。

  我们构思“朝阳”这名词是因为它象征马来西亚威克理夫新的开始,开启完全属于我们自己的本土项目。《朝阳群组》有三个语言群体,这事工主要是培训这些群体以自己的母语制作圣经故事,然后在他们的社群里与他人分享。我们也把这些圣经故事录制成音频和视频。 

  所有筹备工作都做好了,只欠母语翻译员。物色母语翻译员的时间比我们预料中更长。我们得到不同的反应。有人认为这长达2年的项目太耗时了,因为每2个月他们需要抽出一周的时间聚集在一起做翻译。他们觉得这是件很难完成的事。有人则在衡量值不值得花这么多时间来做翻译 ,况且他们一直以来都在使用马来文圣经。不过,也有人愿意尝试。有一位名叫诺拉*的女牧师,她接受神学训练之后就回到她的村子事奉。当她知道“朝阳”口述圣经故事的项目时,她的反应是:「我好感动 ,我们终于可以拥有自己的母语圣经了,虽说只是圣经故事而已。我经常以国语来讲道,但很多时候都要以自己的母语向会众解释其中的意思。」诺拉* 牧师安排了两位年轻女子和一位寡妇参与我们的项目。

参与者的感言

我们于 2019 年 3 月 3 日正式开始工作坊。我们非常感恩有一所教会愿意提供场地给我们,他们的牧者也在工作坊给我们多方面的帮助。起初,有3个语言群体参与这项目,后来,一个语言群体小组退出。我们都在学习适应新环境,调整自己与人相处;工作坊期间我们整个团队在一起工作、睡觉和吃饭。我们从制作圣经故事学习到很多功课,其中一个就是对自己与神的关系有更深一层的了解。以下是一些工作坊参与者的感言:

  我学习到许多有关自己对神和耶稣基督的信心。我很高兴能认识其他语言群体的朋友。我不习惯一整天呆在房里工作,不过我觉得练习用自己的语言与别人分享圣经故事这环节很有趣。
  有一天,我的女儿生病了,我的家人要我带她去看巫医。我想起之前学过关于耶稣治病的故事,就求告神医治我的女儿。隔天,我的女儿就痊愈了,我的信心也因此更坚强。

翻译员正利用图片来深入了解故事内容

  有些参与者觉得有些字很难翻译成他们的母语。但在整个过程中,他们发觉不能做字面翻译,而是要以整个句子的意思来翻译。莎莉* 说:「我们学习到翻译的时候不能为了要让故事更精彩或更有趣而随便删除或添加故事内容。这对我来说是一个新知识。我学习到如何仔细思考翻译时所采用的词句,好让他人能够更加明白我的故事。」玫瑰* 说:「我只出席一次工作坊,我负责审核圣经故事。我曾多次在教会听到有关耶稣死亡的事,但在这工作坊里,我学到一点有关犹太人如何埋葬死者及处理尸体。我学习到安息日对他们的重要性。安息日在从星期五日落时开始,一直到星期六日落时结束。能够学习这些当代的文化和背景是好事,因它对我们的翻译工作有很大的帮助。」莎拉* 说:「工作坊结束后,我们回到各自的族群分享所制作的圣经故事。这对我来说是件新鲜的事 ,因为我之前从来没有做过这种事。我跟我村里的一些寡妇有交往,我告诉自己我一定要跟她们分享这些故事。过后,我跟她们分享了好几次这些圣经故事。后来,其中一位寡妇开始来我的教会。」

我们还在坚持着……

  新冠肺炎疫情的来临使到我们被逼取消许多工作坊。目前我们透过网络来审核 T族群所拟的故事,可惜我们不能透过网络与 J 族群进行审核的工作,由于他们住的村子网络连接不好,我们很难在线上进行工作坊。祈望有一天我们能够去到他们那里继续这未完成的事工。目前我们在审核他们所草拟的故事,同时也把这些故事制成简短的视频。希望有关族群能够聆听并使用这些圣经故事。至于参与者,诺拉* 牧师说她所安排来参加工作坊的几位女性都变得更有自信;她们可以在会众面前分享及讨论圣经故事。诺拉牧师让她们每个月一次把所编写的圣经故事和大家分享。莎莉* 说:「现在,每当我做家访时,我都会先用自己的母语和他们分享及讨论圣经故事 , 然后再阅读圣经。我发觉这么做能够让他们更容易明白经文。」

  我们每个人都踏出自己的舒适区来参与这项目,我们的生命也因此有所改变。至于母语翻译员,使用母语圣经已经不再是天方夜谭的事,他们也渐渐的接受它。我们不断学习求进步,希望把这项目做得更好。我们也祈望能够和更多本地教会成为合作伙伴,透过不同语言的圣经让更多生命得到更新。

工作坊的地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