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文   |   中文

槟城福建口述圣经翻译项目

合伙事奉

文  /  槟城福建团队
WhatsApp Image 2021-05-11 at 12.02.35 PM

  我们当中没有一个人曾想过自己会参与翻译的事工,更不用说圣经翻译;而更令人意想不到的是我们要把上帝的话语翻译成福建话。

  上帝汇合四个机构:Youth with A Mission (YWAM) , 福建丰收 (Hokkien Harvest) , Faith Comes by Hearing (FCBH) 和马来西亚威克理夫。祂召集一位讲登嘉楼福建话的客家人、一位从小讲海南话多过福建话的娘惹福建人和上帝早已预备但本身却没意识到的一群槟城人。祂也召集一些来自不同教会的牧师和信徒。曾有人说过这句话 : “要抚养一个孩童长大成人,整个村子的人都在扮演着重要的角色。”我们看到上帝召集了“整个村庄的人”来进行这翻译的工作;祂召集我们在这槟城福建口述圣经翻译项目中做祂的手脚、耳目、口等器官。

  通常当人们听到圣经被翻译成某种语言的时候,一个最普遍的反应是:我们不是已经有国语、英语和华语圣经了吗?当一位槟城人听到槟城福建口述圣经翻译项目时,他们的第一个反应通常都是:“我可以和我奶奶分享!” 或者阿姨、妈妈或邻居。槟城人也知道已经有口述福建话圣经的音频,不过许多人听不懂,这是因为他们讲的福建话方言和槟城福建话有差异。

  把圣经翻译成槟城福建的念头是在制作槟城福建《耶稣传》之后才产生的。而制作槟城福建《耶稣传》的目的则是希望槟城人能认识耶稣。槟城 YWAM 宣教机构接触到无家可归的人、极贫穷的人和性工作者。他们经营一个临时逗留中心,让这些无家可归的人前来吃一顿温馨的饭、洗澡和休息。他们有一个称为“朋友街”的教会。他们在这教会播放厦门福建《耶稣传》的视频。过后他们发觉这些人听不懂视频里的福建话。梁玲玲是槟城人,也是 YWAM 的同工。她决定把《耶稣传》翻译成槟城福建。她在制作槟城福建《耶稣传》的项目期间认识了杨碧华牧师等人,毅玲也包括在内。槟城福建《耶稣传》制作的成功给梁玲玲和杨碧华牧师很大的鼓励,她们希望有更多自己的母语圣经。

  经过多方面的考虑之后,她们决定开始口述圣经翻译项目。一个人当他拥有母语口述圣经时,不管他识不识字,来自什么教育背景,视力好不好,这些都不重要,因为他都听得懂。现在这些被翻译的经文一旦得到批准就可以“发行”和发送出去让人使用,无需等待整本圣经或福音书或书信的翻译。

  一支翻译团队就这样诞生了;其中杨碧华牧师和她的丈夫朱达辉组成一支分队,由曾成合做他们的翻译咨询;陈淑霞和谢瑞发夫妇组成另一支分队,由梁玲玲做他们的翻译咨询。梁玲玲也是整个项目的总协调员。杨碧华牧师和朱达辉的女儿朱盈恩则负责进行回译。朱盈恩目前在新加坡工作。 颜毅玲是这项目的翻译顾问。

  整个团队包括来自不同教会的牧师,他们负责审查翻译的工作。李彼得牧师是《福建丰收》的领导人,他也是其中一位审查员。他们在经文的注释和翻译给我们意见。我们有一组以槟城福建为母语的人做我们社群测试的审核员,还有另外一组是负责顾问审核的工作;他们要确定这些翻译是清楚、自然而且是可以接受。

  在新冠疫情行动管制令实施之前,翻译团队是在教堂里进行社区测试的。我们发现那些参与社区测试的人很喜欢以这种方式来研读圣经,而且很期待社区测试。磐石浸信教会的谭仁义传道建议团队把翻译好的经文录制成视频。他知道他的教会能够口操福建话的会友多是年长者,他们比较喜欢视频多过音频。梁玲玲听了就开始为制作视频寻找合适的人、资源和资金那些制作好的视频也被上传至 YouTube。现在看来,这些视频因为年长者无法参加实体崇拜而起了很大的作用。牧师们透过 WhatsApp 把视频的链接发给教会的年长者, 让他们能够以槟城福建来聆听经文。

  此外,有一个为“耶稣受难日”和 “复活节”特别制作的视频《走向十字架的脚步》也完成了。这视频是以一个人的声音述说《马可福音 14: 12 – 15: 47》。

  我们得到的回应是我们制作的口述圣经翻译都很清晰,容易明白,而且非常直接。这不仅仅是审核员对我们说这些话,许多牧者也这么说。或许有人会问“为什么那么容易明白?”我想应该是他们母语的缘故吧!而且视频里的语言是他们日常使用的语言。我们解开关键概念, 提供经文背景, 让听者更加明白故事内容。由于是口述的翻译,我们在翻译过程中采用动态对等的翻译方式,意思是说我们只注重经文的意思而没有依照原文或其他版本经文的形式和结构来翻译。

  在第一次行动管制令期间,杨碧华牧师和朱达辉找到一对夫妇朋友为他们审查《马可福音 6 : 30 – 44 》。那位丈夫不是信徒他们审查完毕后,杨碧华牧师就问那做丈夫的是否愿意接受耶稣成为他的救主,没想到他回答说:愿意。他说当他听到一节经文说到:“耶稣出来,见有许多的人,就怜悯他们,因为他们如同羊没有牧人一般”,他顿时觉得他就像其中一只没有牧者的羊,他被耶稣的怜悯深深感动。杨碧华牧师就带领他做决志祷告。

 

参与口述圣经翻译对我们有什么影响?

杨碧华

神的道是活泼的,是有功效的,比一切两刃的剑更快,甚至魂与灵、骨节与骨髓,都能刺入剖开, 连心中的思念和主意都能辨明。
—  来 4 : 12  —

对我来说,槟城福建口述圣经翻译让我不断思想神的话语,然后自我反省;它也更新和洁净我的心思意念。神的话语如同一面镜子,透露一个人的真面目。它也深入我的灵,让我看清楚我自己。我认罪悔改后,我学会如何对人更加仁慈,有耐性和宽容。

谢瑞发

为了要测试我所制作的故事,我需要与非信徒家人、亲朋戚友分享有关口述圣经。现在有许多人都要求我使用我们所翻译的口述圣经故事为他们年长的父母开办圣经研读课程。

朱盈恩

这项目是神给我的提醒;祂要我学习把祂摆在首位。它也激励我多花一点时间和精力来学习神的话语和真理。

陈淑霞

我从神如何预备我参与槟城福建口述圣经翻译的事工上看到神的恩典。 在过去,若要在其他语言族群的事工上服事是要离乡背井的,而我现在却有机会使用母语在我自己的家乡服事。这事工让我更深入的了解我自己的文化、语言和人际关系。我能够和其他讲福建话的人透过审查的工作来探索圣经的真理。我觉得能够和大家在一起发掘神的宝藏是件很喜乐的事。

梁玲玲

我很喜欢与团队一起走在这学习的路程上。口述圣经翻译教导我如何仔细观察和聆听经文以及别人说话的声音。我很感激这群参与社区审查的审查员,他们很坦然的发表意见及分享他们对这翻译的最初印象。我能够与翻译团队及社群在一起深入学习神的话语,我除了感到兴奋,心中也充满喜乐。

朱达辉

当初我们在教会刚信主,我们被教导说要每天读经和祷告。因此,读经成为我们每天必须做的事,它也变成我们有义务要完成的事。其实我们要做的不止这些。自从我参与槟城福建口述圣经翻译项目,我开始深入的研读经文;我在祂的话语里找到许多宝贵的亮光。那些我过去认为我都懂的东西,现在才发现原来我只略知皮毛而已。

颜毅玲 & 曾成合

我们看见年长者对社区审核的期待;他们聆听神的话语,在槟城福建话的用词发表意见,最后用心思考其中的意义。看见他们在完全明白圣经故事之后,亲口与人分享所学习的真理:我们终于尝到圣经翻译所结的果子。